从创作者和平台角度考虑 NFT 发展势头
本文摘要:NFT真的期待的愿景是成为一般人平时生活的一部分,而非像目前如此是距离大部分人遥远的新闻。

问题就来到了——

第四个部分 这部分看法对创作者层面的反映

在开始前先要丢掉一个错误认知,就是创作者都是想尝试新事物的人,其实不然,他们对待新事物上就是一般人,和一般人一样只有极少数的人敢于并想尝试新事物。

现在 NFT 所能带来有哪些好处,对于创作者我只能想到这两点他们参与的原因。

NFT 虽然看着是有高的收益,但对于创作者们来讲其吸引力是极为有限,这点从博弈论的角度来看并不可以难理解。当然我这里有个更容易理解的例子,这里请容我引用一个美国画师朋友所做的比喻,他是这么讲解为何自己不参与的:

「这玩意(NFT)和婚恋网站一样,你艺术家就是男方,卖家就是女方。作为男方的我要交钱,而是不是有适合的女方是不确定的,但不论是不是成功钱是一定会交的。

而 NFT,我的作品是不是能卖高价不知晓,但在目前是 gas 费一定要付的,富者更富穷者更穷,所以对于我来讲是骗局。」

对于他或者以他为代表的艺术家,高收益的 NFT 是一种和他们无缘的行为,甚至对于他们来讲自己参与等于让人骗。而他并非什么没知名度的画师,他 [ https://twitter.com/ClickAgain 219.7K Followers] 是独立游戏工作室 lab zero game 的前艺术总监(工作室由于内部纠纷而关闭)。

而他们的选择有内在适当的逻辑——

大家可以把用婚恋网站的男士根据对目的群体的吸引力分为三类。

假如你是优质的男士,说实话你并无需来到婚恋网站,你也大概率会找到心仪的对象,甚至对象一直换个不停也是可能的。而他们出目前婚恋网站通常来讲是被平台邀请或者是想要做一个自认认知确认。这种类型的人显然都不会是婚恋网站的长期用户(说实话哪个又会是婚恋网站的长期用户呢?),但他们的出现势必是极为抢手的,甚至会成为新闻成为该婚恋网站成功的案例。

当然不可以不承认有少数对自己实力不自知的优质男士才这里会获悉自己,但这种类型的人又有多少呢?

假如你是一般男士,那样意味着你每次都在赌博,每次交钱用婚恋网站就意味着进行拉一次插槽的操纵杆。大多数时候都是没结果的,有的时候会有小奖,只有极小的机会抽中大奖。因此作为一般男士缺少用甚至是尝试的积极性,更多的是投机心理所以会更多地采取观望,假如在这个阶层获得成功。

而最为积极尝试的男士总是是那些不受青睐的男士,但对于他们更接近于自暴自弃式的,毕竟还能更坏吗,只能和平常一样被拒绝,但万一更好就是赚到了。所以他们会愈加积极的尝试用婚恋网站,但遭遇失败非常快就会放弃。

上述的逻辑对于画师也是一样,因此 NFT 现在的模式和婚恋网站高度一致,虽说并非不可以够保持而是难以有更大的进步。好似马克·扎克伯格刚开始根据温克勒佛斯兄弟的倡导打造以哈佛为内核的邀请制「ConnectU」 婚恋平台,其进步恐怕是没办法成为今天的 Facebook。

或许有人会说 gas 费并非问题,可以直接免去由平台负担,或者后置由用户负担。这样一来又会产生新的问题,虽然如此会减少进入的门槛让很多犹豫的创作者进入,但同时也让粗制滥造的作品愈加泛滥,而后者的增加显然会更多。

第五部分 可预见的将来和更远一些的将来

承接上一节,可预见的更远一些将来会发生什么也不难判断出来了。

过量的资金争夺着少量优质的 NFT 作品,同时 NFT 平台上充斥着很多不同创作者的劣质作品,中等水平 NFT 作品则淹没在其中难以被寻觅,过分依靠有关专业媒体的推荐。

少量优质 NFT 作品超额的高溢价可能会诱发郁金香热,而很多劣质充斥市场势必会走向雅达利震动。在这个模式下 NFT 是一个脆弱的市场,难以承载更多的资金和需要,极易过热而崩溃。

我并不觉得 NFT 近况是错误的,但我觉得是假如继续维持如此的方向其进步势必是有局限性的,需要意识到这不过是一个阶段。甚至我非常有自信的说,就算是遭遇了崩溃也不过是将过热的市场冷却,就好似在雅达利震动之后游戏行业在 5 年内由任天堂带领下再度崛起并直到今天天。

但,为何这样呢?

由于显然 NFT 的商业属性是由其工具属性所带来的,目前过分的关注了其商业属性而忽略了工具属性的重要程度,在我看来要稳定市场需要进一步的发挥其工具属性。

最后,NFT 之于电子作品,就好似支付宝之于淘宝。

目前的 NFT 与支付宝,就商业属性和工具属性占比来讲,两者几乎一致甚至 NFT 的商业属性占比还要更高,但目前 NFT 却没一个完整的「淘宝、天猫」(即内容和内容市场)来为其支撑。这也是为何 NFT 不稳定的根本缘由。

NFT 的工具属性可以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不止是加速所有线下作品电子化,同时还能摆脱过去依靠中心化的模式(出版社、书店)而是更快更广泛的去中心化(高度个人和原子化)。由于对于创作者来讲作品的最难的地方在于被他人知晓,因此不能不依靠中心化的团体,而有了 NFT 之后,可以轻松的溯源,读者可以直接知晓看过一眼的图从何而来。那样会很大地改变整个业界生态。

事实上这一趋向在 NFT 到来之前就已经开始了,部分个人创作者已经依托社交互联网完成了自产自销,跳过了出版社、编辑等等冗杂的步骤,当然依旧他们在和书店合作由他们来进行实体和电子的分销。

所以 NFT 单一的拍卖模式非常快便会过去,取而代之的是混合模式,即——

NFT 属性的很多复制品,以类似书店分销书本、杂志、画册等模式进行电子分销,而唯一的 NFT 电子原稿(以美术作品为例,会有分有图层更多作画细则)会和作品的实体原稿、原稿一样被高价拍卖。

就好似哈利波特,在给出版社时只有一份原稿,在那时纵使它自己有着文学价值,但由于缺少广泛的认同所以在经济的角度上来讲是毫无价值。但在很多的复制品以底价传播后,其文学价值便透过广泛的受众得到了认同,目前它的原稿便有了极高的经济价值。

因此稀缺性和普惠性并非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互相促进互相包含有哪些用途。

除此之外就市场而言,显然大众艺术要远远比优雅艺术更庞大,虽然单笔价格低不少,但在数目上有绝对的优势。

如我前面所说,伴随 NFT 的进步,各个平台和版权所有方的合作会是短暂的,这一合作更多的初入该范围互相有所需要而产生的。但一段时间后都会各自筹办,此后 NFT 平台会和游戏主机、PC 游戏平台一样。

这也是为何我前面更多的谈的是创作者而非作为中介的版权所有方。

假如游戏平台的例子距离你有的遥远,难以理解。那样工业革命时期,列强很多控制殖民地是什么原因也与之相似,容易的说控制原材料生产地以便服务于本国的工业,而殖民的方法便是最节省本钱的方法。对于 NFT 来讲创作者就是最重要的原材料。

所以我觉得 NFT 最重要的点是创作者,由于追溯到源头,他们才是这所有的根本。

假如这么说有点跳跃难以理解,那样可以这么理解

工业革命时期,列强为了满足国内日益增长的市场,工厂日益增加的产量,他们选择了最「容易」和最「经济」的方法去控制原材料产地——殖民。列强的强弱某种程度上直接取决于殖民地的数目,而二战后新的国际体系瓦解了原本的殖民体系,原本的列强们不能不采取更「麻烦」和花「本钱」的方法同原材料产地进行买卖。

那样在这里大家把 NFT 平台视作各个列强,把创作者视为原材料产地。

原材料产地——》列强(制造 AMPL 加工工厂、市场)——》消费者

创作者——》NFT 平台(进行 NFT 化、市场)——》珍藏家

所以在我看来,当 NFT 平台之间角逐进入白热化时,势必和工业革命时期的列强一样要开始争夺创作者。

那样怎么样抓住他们,显然仅仅依靠 NFT「可能」会有高经济收益是不够的,所谓要抓住人的心就要抓住他们的胃,提供他们所饥渴的东西——

这样一来他们便会不断地投身创作。

那样怎么样去做呢,直接提供 NFT 不只缺少吸引力还要浪费时间费力加以讲解和说服。对于创作者怎么样更好的 Winning hearts and minds?

针对第一点,这里额外进行说明——现在在网络传播的作品溯源极为消耗本钱,除非自带水印签名,且该名字可以准确指向原作者。不然非常可能出现火遍全网却无人知道创作者,更别说为之付费了。而这一点正是区块链技术的强项,也是 NFT 可以做到。

以上这部分策略都已经存在并推行过但缺少系统化的整理。

假如能做到这部分你并无需和他们讲解啥是 NFT,将 NFT 作为一揽子计划中的一部分。除非他们对于 NFT 有兴趣,不然我甚至不主张和他们单独提及 NFT。由于向缺少有关常识的创作者,讲解啥是 NFT 需要花费巨量的时间和本钱,同样的消耗拿来做上述手段愈加容易争取到创作者。

举例,在一批画师参加了坐落于南美的展会并进行了旅游,在这一期间他们创作了一系列作品,他们赞同过往和这一期间作品可以藉由组织该活动的平台进行竞价和销售。在展会上会有实体销售,在线上会有 NFT 以复制品的形式进行销售,同时也会有 NFT 原稿进行拍卖。

这一操作有哪些好处,其收益和周期都极为稳定。同时一旦创作者加入了平台除非有更大的魅惑,不然不会随便转移到另外的平台上。

如此的方法才能让创作者留下来并自然的用,不在需要让创作者抱着忐忑的心情进行尝试。好似中国目前进行无现金消费一样,对于外国人来讲或许存在着尝试的说法,但对于中国人来讲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想这便是 NFT 所真的期待的愿景,与终将达成的将来,一般人日常的一部分,用 NFT 购买电子艺术品是平时的一部分,而非像目前如此是新闻,是距离大部分人遥远的新闻。

在我看来 NFT 崛起的大背景是:

伴随美国的大放水资金投入机构大举进入数字货币范围,让币圈的信奉者获得了超乎想象的资金,但同时对于越是信奉数字货币的人来讲,这份不安也越发的繁重,由于至今为止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依旧极为有限,其商业属性所占比过分沉重远非正常。正是这样数字货币的不安全感要比以往要愈加的强烈。这种不安促进信奉者急需转移风险并释放重压,但因为信奉者极为相信数字货币,因此与之关联的 NFT 成为了是最佳选择。这便促成了 NFT 在 2021 年的崛起。

但 NFT 的核心倡导和支持者并不是创作者本身,而是由 IT 技术范围的从业人士(后面略称为技术派)所提出。甚至更直接的说 NFT 的基础倡导脱胎于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技,在技术派对版权所有方(画廊、拍卖行、版权中介乃至于个人等)进行游说后最后诞生了目前的 NFT。

虽然有版权所有方作为支持,但他们和技术派一样不是实质的创作者,所以现在 NFT 缺少创作者角度的看法。现在的考虑角度更多的是经济学原理出发,假如说目前是电子作品,过去可以是郁金香、赛马、黄金、数字货币、未量产的星球大战玩具 [ Star Wars toy sells for record-breaking $112,926 at central Pa. auction]、球鞋。

但这里有本质的不同,后者的产量都是可以进行调控的,虽然需要肯定的启动时间但完成后可以进行增产减产,毕竟植物、动物那样可以定量培育,稀少矿产或者数字货币那样可以消耗资源获得的,未量产的星球大战玩具、球鞋是按订单的数目决定制造而生产的。但文化商品取决于人的主观产生创意而产生作品,非常难以近乎流水线的方法进行,纵使漫威获得了成功,但这一成功却难以在 DC 上得到完整的复现。同时假如你有肯定的认知传统的市场推广学并不包含文化市场。

所以绝不可以将由创作者所创作的作品、电子作品容易暴力的类比植物、动物,矿石、数字货币或者某种工业商品,需要要要将创作者本身作为一个要紧的原因纳入考虑。

因为技术派缺少对于创作者的认知,现在 NFT 的倡导势必难以了解创作者的本质需要,甚至说某种程度上有意无意的忽视了这一点,当然现阶段 NFT 的运作也并无需直接接触创作者(但我觉得无需太久,就需要要直接接触了,这点会在第五部分详细说明)而是同更拥有商业属性的版权所有方进行接触。这种情况下对于个体创作者的直接吸引力较为有限(最糟糕的状况是收益为负,由于 gas 费需要预付),反过来 NFT 现在所带来新鲜感倒是有更强的吸引力。

由于 NFT 对于创作者来讲,显然并非他们的自然思维。总体来讲,创作者所关心的事情本质上是自我表达——创作所产生的作品便是结果,而持续的创作依靠作品所产生的正反馈。正反馈可以是资金、掌声和鲜花或新鲜感(没先后关系),上述正反馈只须某一项满足了创作者的最低阈值,他们便会有主观意愿去进行创作这个行为(举例,为何会有清苦的艺术家,由于他们只须收入可以保持基本存活就会持续的进行创作)。对于更多的创作者在心底是内向甚至是沉浸在我们的世界中的,只有小部分人在创作以外还有着最强的行动力。

当然这里并不可以排除一个创作者之所以进行创作,是基于经济效益而他也更善于从这里获得收益。但这种类型的人在积累了肯定的财富后,非常快会转为艺术掮客或某种美术方面管理层,甚至直接转行进入商业范围,进而放弃原本的创作。这种类型的人对于需要内容的 NFT 来讲,不过是过客而非长期服务的对象,但在初期这种类型的人会极为关注并积极参与进 NFT 中甚至给 NFT 带来很大的帮助,在这里我并不是试图否定他们的意义,但我期望说明的是在更长期尺度上来讲,他们并非给 NFT 提供的主要内容的创作者。

NFT 便是在如此的环境下迅速成长,但这样一来有陷入郁金香热或雅达利震动 *的可能性开始急速增加。由于电子作品的价值极端依靠主观判断,特别购买的是稀缺性而不止是其艺术性。

雅达利震动,也被称之为 1983 年美国游戏产业崩溃,由于业界龙头雅达利公司混乱的经营方案致使了一大量粗制滥造的游戏充斥市场,玩家信心持续走低,其中雅达利游戏掩埋事件(滞销的第一方雅达利游戏《E.T.》被公司决定掩埋,此事件被媒体广泛报道)是最为标志性的事件。这次崩溃导致的影响长达 3 年,北美游戏业市场紧急萎缩,由 1983 年的 32 亿USD降至 1985 年的 1 亿USD。一直到 1985 年底的任天堂打破僵局。

最后,我想做一些澄清,虽然我对现行看法进行了剖析并加以批评,但我并非要说技术派的倡导是错误的,我甚至觉得这是进步历程中最重要、最难的启动阶段,但过分基于技术派的倡导会触及到这一模式的进步天花板而难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乃至于因此而陷入停滞。由于这一路线并不是基于创作者需要的客观剖析,而是基于技术派自己考虑问题的角度和路径依靠所致使的。甚至是希冀于复制数字货币的历程,仅仅将数字货币换成 NFT。

第三部分 这部分看法对平台(NFT 拍卖平台)层面的反映

到这里,大家已经知道了 NFT 的主流看法和形成是什么原因及背景。那样在具体的方法推行层面,不难推导出 NFT 拍卖平台已经或短期内筹备干什么事情。

获得知名 IP 的授权并制作有关的电子作品。包括但不限于:体育明星电子珍藏卡片,互联网 memes 的 NFT 化,知名艺术家、音乐家推出 NFT 作品,知名美漫、日式漫画 IP 推出独立的 NFT 作品,NFT 电子手办(大多数也会依托知名 IP 或知名原作者)。容易的说便是通过和版权所有方合作推出 NFT 属性的商品。

透过上述案例,高额的收益来吸引更多的版权所有方甚至是个体创作者的直接加入。

愈加积极的竞价电子作品和其创作者,启动 NFT 造星运动以其作为示范和样板

同游戏合作,将游戏内资产——物品、地产、皮肤或角色加以 NFT 化。

NFT 平台渐渐吸收版权所有方、艺术掮客成为其一部分,或者反之后者成立我们的 NFT 平台。

但以上这部分所做的事情都存在一个问题,对于版权所有方来讲为何非得 NFT 不可,除去潜在的高经济回报以外还有哪些好处,高经济回报的狂欢可以持续多长时间?对于这一点的不确定性致使了版权所有方会寻求一个地板价。

对于为了吸引创作者加入(个体加入可能可版权所有方),NFT 平台会扶持一部分有潜力的创作者作为样板,但如此非自然的造星行为意味着极高的本钱,同时显然缺少可持续性。最后需要比样板工程更具备普适性的一个推广电子作品和创作者模式。

虽然对于游戏来讲可以提供更值得信任的担保,但现在来讲,在游戏范围并无需 NFT 来担保,更多的是透过长期稳定运营来打造信赖共识,譬如说 Counter-Strike (中国则是梦幻西游)的获得的游戏资产可以升值并进行买卖(甚至还有丰富的二级市场)。而 NFT 的出现除去更值得信赖以外并无更多有哪些好处,没办法保证当游戏关服时,这部分游戏资产防止贬值为 0 的归宿。甚至 NFT 都没办法保证自己 NFT 平台关闭后自己不丢失,而目前显然没形成好似数字货币那般强势的 NFT 平台。

因此游戏范围对此的兴趣会极为有限,当然不可以排除出现某个标志性事件,这一事件要满足一点——完全摧毁了大家对于游戏开发、运营对于游戏资产的控制。此时 NFT 如此的形式和第三方机构才会有强烈的需要。

这部分方法和办法所存在的问题,都是平台要去解决的。当然我觉得在一段时间的进步后(运气不好可能会 NFT 经历游戏行业的衰落再兴盛),这部分问题都会通过拥有「足够的不断持续创作的创作者」来解决。由于「足够的不断持续创作的创作者」会产生足够的电子作品,而这之中势必有受青睐的电子作品,从而带来稳定的用户和受众,最后巩固 NFT 平台乃至于整个 NFT。

那样目前这一阶段意味着什么?

好似我开篇所说的,优雅艺术的进步不能离开艺术家、拍卖行、珍藏家、美术馆,这一套模式依旧好的运转着,但和大部分人已经绝缘了。最后一名被大众所知的优雅艺术家我想可能只有毕加索了(虽然目前有班克斯,但显然还不够出名,其本身更多的也是街头艺术,或者说大众艺术而非传统的优雅艺术)。但并不是着优雅艺术和背后的那一套体系的消失,而是极度精英化但规模显然有限。对于大众来讲取代优雅艺术的则是大众艺术,并不低俗但也让绝不是是优雅。

但没单一金主支持下的优雅艺术,便不会有大众艺术的可能。虽然或许并不是本意,但 NFT 显然正在复制文静复兴时期的艺术作品流通模式,这也是为何目前高度的依靠传统的拍卖行、版权所有方而非创作者本身作为电子作品的提供者。

这也是为何我并不否定现在的 NFT 模式。但考虑到不同于文静复兴时期相对落后的生产力,今天可以随便将好的作品加以复制并量产,同时网络平台的进步是线下相同种类平台进步速度的 10 倍甚至是 100 倍,因此提前布局是需要的。

在这里我期望你跳出 NFT 的考虑定势——NFT 的价值在于稀缺性。由于 NFT 目前稀缺性事实上高度依靠 NFT 化之前所积累声誉。而我觉得 NFT 这一属性非常快会成为所有电子作品应具备的属性,但基于盖特纳曲线(技术成熟度曲线 /The Hype Cycle),虽然有如此的潜力,但现在的市场物理承载势必会发生郁金香热和雅达利震动式的崩溃。这并非终结,而是必要的市场出清机制,好似雅达利震动后的任天堂带来了更好的机制和游戏,游戏行业便走到了今天,甚至由于抽卡游戏的崛起愈加火热。

NFT 真的期待的愿景是成为一般人平时生活的一部分,而非像目前如此是距离大部分人遥远的新闻。

撰文:零火,Nekowarp 开创者、中国二次元社区建设者

欢迎来到 2021 年,这并不那样美好的疫情第二年,也是 NFT 崛起的一年。NFT 在这一年如超新星爆炸普通的进入了大家所有人的视线之中。或许历史正在和大家开一个恶意的玩笑,瘟疫与文化运动,但非常难被人不联想到近 700 年前的黑死病与之后的文静复兴,虽然事实上新冠肺炎病毒与 NFT 这两者或许并没联系。

但至少文静复兴和 NFT 在我看来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文静复兴初期的达芬奇、艺术掮客、美第奇家族、乌菲兹美术馆,这部分元素构建了近代的艺术品拍卖珍藏体系(即,艺术家、拍卖行、珍藏家、美术馆)体系。目前则是 NFT 藉由电子化作品复刻着这一过程。而这在我看来 NFT 拍卖并非一个终点而是一个起点。进入现代特别是网络年代,这一过程会被加速,同时有别于文静复兴那个年代,有着更好的工业基础,注定不会遵守过去的道路。因此我觉得 NFT 会以 100 倍的速度跑完文静复兴,度过优雅艺术进入大众艺术,被更广泛的同意。

就是在这么一个 NFT 崛起的年代,我作为长期混迹于二次元社区帮助个人和团体的独立出版的编辑 [ 抱歉,我虽然想更准确的说我是一个同人社团的主催 / 企划,但感觉难以讲解,所以借用了这么一个更容易理解的说法。],在这一年多来都不断有朋友向我提及 NFT,也期望我参与其中。在他们粗浅的介绍之后,对于 NFT 我产生了一系列想法,可能这部分想法较为独特且有别于现在主流 NFT 的看法。这部分想法在朋友看来颇为有趣,因此我非常荣幸受邀写下本文。

过分容易化一个事情是很危险的事情,但显然冗杂的论述有会被人望而却步,因此我会试图尽量地容易明了的讲解我的看法。

对此我筹备分为 5 个方面来谈谈:

第一部分 NFT 的现行主流看法:

差不多 NFT 的主流看法就是这部分了,自然依据这部分看法不难推断出 NFT 会有什么样的进步。

稀缺性的首要条件是需要大于供给。作为非生活必需品的艺术品,只有知名 IP 或创作者的作品才会存在需要大于供给,自然寻求知名 IP 和创作者的合作是势必且急迫的。

长期来讲创作者、团体留下来取决于足够的收益(资金、名声、新鲜感等在这里我都称之为收益)。因此相当一段时间需要保持 NFT 的收益需要一直高于非 NFT。

在游戏范围,为了担保游戏资产不被开发、运营滥用,形成可信任的虚拟物品保值,势必产生独立于开发、运营的第三方自治团体、平台对游戏内 NFT 物品及后续的买卖和管理推行监督。

第二部分 NFT 这部分看法的背景